@所有人疫情期间以下行为涉嫌犯罪!多人已被拘

2020年8月13日 By renostock.com

新型肺炎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在社会各界纷纷投入抗击疫情的行动中时,却有人动起了歪心思。有些商家哄抬物价、牟取暴利,也有些网友造谣传谣、引发恐慌。其实这些行为,早已被清清楚楚写在了法律中。

2003年非典期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专门出台了《关于办理妨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严厉打击突发疫情灾害期间的20类30个罪名的犯罪行为,同样适用于本次疫情。

违反国家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期间有关市场经营、价格管理等规定,哄抬物价、牟取暴利,严重扰乱市场秩序,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依法从重处罚。

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为防治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而采取的防疫、检疫、强制隔离、隔离治疗等预防、控制措施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的规定,以妨害公务罪定罪处罚。

郑州发布微信公号。截图

“咱家这里已经有XX例感染的了!保真!我对象的朋友就是医院的!”你的微信群里是否也流传过这样的谣言信息?传播这样的信息犯法吗?

疫情期间,发现自己购买的品牌口罩是假的,生产销售者犯法吗?

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

患有突发传染病或者疑似突发传染病而拒绝接受检疫、强制隔离或者治疗,过失造成传染病传播,情节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按照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

50岁的姚英(化名)是出院患者之一。她于1月30日出现低烧,住院治疗退烧后,于2月19日转入江夏方舱医院。她介绍,入院之初,主要症状是痰多、口渴,服用中药后,人舒服很多,症状也逐步消失。

成都新型肺炎隔离病区医护人员在和患者交流。安源 摄

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

对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劝返、劝解等工作不服,甚至暴力违抗?也是犯法!

根据无锡发布官方微博,1月24日,江苏省卫健委发布无锡市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经调查,云林街道追踪到黄某、丁某携2名儿童于1月22日从武汉来锡投奔黄某妹妹一家,该户共9人需接受医学观察,进行居家隔离,但9人拒不配合。期间,黄某在楼梯口抽烟,并有咳嗽乱吐痰情况,丁某未佩戴口罩出门,2名儿童未戴口罩下楼玩耍。经辖区派出所和社区反复解释,该户9人仍不配合。目前,公安部门已配合疾病预防控制机构采取果断措施,对武汉来锡黄某一家强制执行定点隔离,进行医学观察。如因该户拒不配合造成严重后果,司法部门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湖南衡山县一企业加班生产医用口罩。郭聪摄

1月21日,武汉火车站进站大厅,红外体温检测仪检测进出旅客体温。中新社记者 张畅 摄

1月27日,湖南省宁乡市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一名湖北返回宁乡的男子,不服从工作人员劝解,多次辱骂工作人员,甚至驾车闯入派出所,持刀追砍民警,最终被刑事拘留。

肖杰强调,该法案一旦通过将严重损害中美关系。如果美国坚持在西藏等涉及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问题上采取不利于中国的行动,势必破坏中美战略互信,对中美关系产生严重冲击,破坏两国合作共赢的发展趋势,进而危害两国共同利益。(完)

该院主要采取中西医结合、以中医为主的方式治疗病患。每天中医专家会查房巡诊,查看患者脉象、舌象,辨证施治。患者除早晚服用和治疗新冠肺炎相关的汤剂外,还会根据发热、干咳和脾胃虚寒及焦虑失眠等症状,服用调制的颗粒状中药。

许多卖家宣称所卖的产品是“医用外科口罩”,买家收到后却发现只是普通的一次性医用口罩,有的甚至只是普通的一次性无纺口罩。这种行为如何定性呢?

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

那有一些人员在未被确诊感染的情况下,隐瞒到过武汉等疫区,或有意回避去过疫区的敏感时期,结果导致他人被传染等严重后果,这在法律上是否应当承担责任?

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期间,生产用于防治传染病的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或者销售明知是用于防治传染病的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不具有防护、救治功能,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四十五条的规定,以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定罪,依法从重处罚。

1月28日,平安北京官方微博转发了一则警情通报:1月26日,通州警方接群众反映,有网民发帖自称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后,故意前往人员密集场所,意图传染他人。通州警方迅速开展调查,于当日将发帖人刘某(男,22岁)查获,经查,该人未感染病毒,身体健康,其供述称出于恶作剧心态编造散布虚假信息。目前,刘某因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已被通州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故意传播突发传染病病原体,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按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

他指出,这一次众议院通过的“涉藏法案”堪称近年来美国国会干预藏传佛教活佛转世事务的集大成者,不但系统阐述美国在该问题上的立场,还抛出所谓“制裁措施”作为威胁手段,本质上就是通过否认中央政府对藏传佛教的管理权,维系将来“藏独”活动的精神权威,为“藏独”势力的长期存续创造条件。从这个意义上看,所谓“宗教自由”只是美国部分政客打出的幌子,实质上反映了其对中国崛起的焦虑。

肖杰直言,美国部分政客干预藏传佛教事务本质上是基于政治考虑而非宗教自由信念。1959年以来,十四世达赖一直是海外“藏独”活动的“大旗”,是“藏独”势力和美西方反华势力影响国际舆论、谋取国际支持的核心抓手。近年来,随着十四世达赖年事渐高,“藏独”势力和美西方反华势力对于失去这杆“大旗”的焦虑也日渐升温。从2015年开始,美国国会多次提出议案或决议案,干预藏传佛教活佛转世问题。

江夏方舱医院院长、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表示,疫病治疗讲究身心同治。针对身体疾病,中医可使用汤药、中成药等治疗;针对心理疾病,则可通过经络拍打、耳穴疗法、八段锦、太极拳等,让患者放松身心。他指出,对于轻症病人,心理治疗至关重要,这是中医的优势所在。从前期治疗也可以看出,中医对轻症治疗有效果。

他分析指出,近代欧洲的宗教改革确定了“教随国定”原则,即任何国家都有权选择本国的宗教信仰,并独立管理本国宗教事务,不受教廷的干预。如今没有哪个国家不会对本国宗教事务进行管理,美国也不例外。中国政府为促进西藏发展稳定、维护西藏各族人民根本利益,根据本国实际和西藏区情,制定法律法规对包括活佛转世在内的藏传佛教事务进行管理,完全符合国际规范和国际惯例。

中国卫生法学会理事、中南大学医疗卫生法研究中心研究员周宇君解释说:隐瞒者虽未明确诊断患有突发的传染病,或者被诊断为疑似突发传染病,但国家及各级政府要求报告到过疫区的情况,目的在于防范突发传染病的传播。疫区接触史,在传染病防治上,本身即属于重要的流行病学证据。

据悉,23名患者出院后还将到政府指定场所,进行为期14天的康复隔离和医学观察。江夏方舱医院根据每位患者病情,为他们调制了足够服用两周的中药制剂,以促进出院后的康复治疗。(完)

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此外,中医特色的耳穴疗法、温灸、按摩等也作为辅助治疗手段在病区推广。护士每天会带领患者练习八段锦、太极六气功法、呼吸吐纳功法等,帮助患者增强身体机能、纾解心理压力。

1月27日,据郑州市委宣传部微信公号“郑州发布”消息,有网友发帖称,郑州市某超市白菜价格暴涨,一颗白菜卖出63元高价。目前,郑州市市场监管局介入调查,对超市负责人进行了行政约谈,并作出50万元的行政处罚。

1月28日,天津市场监管官微发布消息,天津一药店以128元高价出售原价12元的N95口罩被查处。市场监管部门到达该药店时,销售人员表示没货,但其仓库里囤积了大量N95口罩。市场监管部门依法当场责令这家药店暂停营业,接受下一步调查处理。截至发稿,已经向该单位送达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拟给予该单位300万元的行政处罚。

编造与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有关的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此类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的规定,以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定罪处罚。

若明知自己已被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或是疑似病人,拒绝隔离、逃离医院,甚至在公共场所故意向不特定的人打喷嚏传播病毒,致使其他人感染,是犯罪吗?

如果消费者不确定自己购买的医用口罩真假,可登录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医疗器械—医疗器械查询—医疗器械栏—国产/进口医疗器械产品(注册)—国产医疗器械设备(备案),输入口罩包装上的产品注册证号进行查询。

隐瞒者如果被证明导致接触者被传染,甚至导致多人被传染,符合该条的情形,涉嫌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原价12元的口罩卖到128元?几块钱一颗的白菜近十倍地涨价?发疫情财该当何罪?

图为海口一超市向市民免费发放口罩。潘庆春 摄

1月27日,浙江省义乌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则警情通报:1月25日晚,我局接到义乌存在假口罩案件线索后,即刻联合市场监督管理局开展行动。现查明王某成(男,江西余干人)、田某军(男,黑龙江宾县人)通过微信销售仿冒“3M”防护口罩,邵某娟(女、浙江建德人)、毛某娟(女、浙江义乌人)等人从王某成、田某军处进货销售给他人。目前,王某成、邵某娟、毛某娟、邵某燕、鲁某科等人因涉嫌销售伪劣产品罪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田某军在逃。

江夏方舱医院是武汉首家中医特色方舱医院,从2月14日开始收治患者,目前设床位719张。入驻的中医医护团队来自天津、江苏、河南、湖南、陕西五省市。

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期间,生产、销售伪劣的防治、防护产品、物资,或者生产、销售用于防治传染病的假药、劣药,构成犯罪的,分别依照刑法第一百四十条、第一百四十一条、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生产、销售假药罪或者生产、销售劣药罪定罪,依法从重处罚。